硬體

AMD 估值遠超過 Intel,蘇姿豐領導下改變命運的 AMD

Amd-Valuation-Far-Exceeds-Intel

目前的晶片市場中,AMD 是市場寵兒,而 Intel 則處於不利的地位,主要是因為 Intel 無法執行 AMD 能夠分門別類實施的先進製造技術。儘管 Intel 仍然是一家實力更強、盈利能力更強的公司,但其估值因此遭受重創。本文針對兩家企業目前的經營狀態和未來發展進行分析。

AMD 的優勢在於,該公司近 10 年來一直擁有穩定的管理階層,Intel 則是一直在經歷重大變革,造成如此局面的主要原因在於 Intel 先前做出了一些令外界質疑的決定。

後來 Intel 引進了羅伯特·斯萬(Bob Swan)擔任 CEO,他一直在有系統地糾正 Intel 在管理和組織方面的問題。此外,Intel 還在董事會裡增加了一位技術領域專家的超級巨星迪安·魏斯勒(前 HP 公司 CEO)。

迪安·魏斯勒曾經以解決一系問題而扭轉 HP 公司的頹勢在業內聞名。值得一提的是,HP 當時所面臨的問題也正是當下 Intel 所遭遇的。

Intel 的問題主要為「聚焦」和「領導力」

聚焦

首先從「聚焦」開始。21 世紀初 AMD 遇到如何聚焦的問題,當時該公司董事會認為儘管在這方面沒有競爭力,AMD 還是應該在平板電腦和智慧型手機市場趕超其他對手。

AMD 的技術是性能導向型,而不是移動導向型。這種分散焦點的戰略使 AMD 很難執行,直到 AMD 重新聚焦於其處理器市場,才再次成為市場上的一支真正的力量。

至於 Intel 的轉折點是在晚一點的時候才顯現。當時 Intel 正試圖與 Apple 合作,想將高通(Qualcomm)擠出市場。這是一個大膽的舉動,但也是相當愚蠢的一個決定,因為 Apple 公司對合作夥伴的態度非常強硬,有時當合作夥伴退出市場時,其所持有的技術卻會落入了 Apple 的手裡。

Amd-Valuation-Far-Exceeds-Intel1Intel 製程進展緩慢,恐怕落後台積電 2 年

Intel 的遭遇幾乎完全複製了這一幕。Apple 最終憑藉自身的技術而終結了與 Intel 的合作,而 Intel 被迫重新又專注於自己最擅長的領域。

儘管如此,這一個決定也讓 Intel 花費了近十年的時間,這相當於把進步的機會都拱手讓給了 對手,AMD 也因此成為了一個信譽度更高的競爭者。

領導力

再來看「領導力」的問題。試圖與 Apple 合作的決定之所以存在著這樣那樣的錯誤,是因為挑戰高通的計劃理應由一位高通問題的專家來領導,而不是那些以前在該領域表現並不佳的人。

Intel 忘記了自己是誰,雖然目前的管理階層正在想辦法讓企業回到正軌,但要糾正這個錯誤還需要一段時間。

大規模裁員

裁員的做法其實並不討好,主要是因為裁員不像做手術那樣精確。換句話說,裁員就好比讓醫生用斧頭來做手術一樣,附帶的傷害有時往往會遠超過可能帶來的好處。

大規模裁員可能會破壞目前的工作團隊,讓留下來的人更難共事,同時也會大大降低員工對僱主的忠誠度。

作者第一次經歷大規模裁員是在 IBM,在裁員的第二天我們發現自己失去了生產最受歡迎的產品的能力。即使試圖從績效指標上裁員,這些指標通常也不能展示一個表現不佳的員工可能給團隊帶來的獨特好處。

那些看起來像是累贅的人往往是團隊中的社交成員,他們能將團隊團結在一起來幫助紓解紛爭。另一方面,他們往往不會進步,因此他們過去的錯誤歷史可以幫助團隊在未來避免類似的錯誤發生。

孫子在《孫子兵法》中曾寫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如果你只了解你自己而不了解你的敵人,那在你取得勝利的同時也會遭遇失敗。如果你既不了解敵人又不了解自己,你只能一直品嚐失敗的苦果。

Amd-Valuation-Far-Exceeds-Intel2AMD CEO 蘇姿丰目前為全球薪酬最高的執行長

當企業缺乏專注力並進行大規模裁員時,企業主已經無法得知自己的真正實力,他們只知道企業已經被大幅削減。Intel 之前的管理階層正是屬於那種既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敵人的群體。

相比之下,AMD 的管理階層則保持著聚焦性,並清楚地了解他們的對手 Intel。或許這裡的教訓可能是,更多的高階的主管應該好好學習《孫子兵法》。

解決了聚焦和領導力的問題,Intel 才能真正傲立於 AMD 乃至其他同行企業的面前。

本文作者是羅布·恩德勒,
Enderle 集團負責人,同時也是一位在美國國內人盡皆知的技術分析師。

資料來源 文章來源